发帖
查看: 11|回复: 0

做人光明磊落

[复制链接]

做人光明磊落[复制链接]

夜已深沉,凛冽的寒黄油食用黄油风在枯瘦的树枝间穿梭游荡,木质的窗棂在寒风的侵袭中瑟瑟发抖。关掉所有的电源,点长寿的父亲&nbsp;永恒的恩爱燃根根蜡烛,喜欢蜡烛的光,昏黄,摇曳,柔弱,透过烟火气息仿佛能看到自己小时候扎着马尾的淘气模样。厅堂上方悬挂着的外公的遗像,在摇曳的烛光中恍黄油食用黄油惚,若隐若现,严肃的表情因烛光的闪烁而变的高深诡异。<br>  远离了城市的喧嚣与灯火通明,乡下的夜晚安静而不失丰盈,所有的亲戚都已走开,剩下我与暗沉的夜晚相顾无言。一轮上弦月高挂西天,明亮略带着无奈的忧伤,恒久的沉默装饰着神秘的外太空,繁星点点,期待着能有偶失的流星,梦想着能有许愿的时间,以期安慰总想做梦的心情。<br>  环视这间已有久远历史屋子。好象是外公的爷爷创建,搜寻记忆深处,有情人终成眷属好象从没象现在这样有几天的停留,偶尔的来去总是匆匆,唉!外公!外公!此刻您的魂魄在何处游荡呢?没有了身体的羁绊,是否惬意如清风?随风而动?<br>  远处有犬吠声声,如此寒冷的夜晚仍有不眠的人儿在路上走动!或许冬天的夜晚太过漫长,让人不免寂寞无聊吧!燃烧着的蜡烛流下串串眼泪,摇曳着微弱的光,这房间的窗户和门都有大大的缝隙,冷风无孔不入的钻进房间,风吹的烛火忽明忽魂牵梦萦那片热土暗,摇动涕零。是无言的陪伴吗?抑或孤独的深夜里悲凄着伴我等待?忘记谁曾说过,说黑暗适合等待。如现在的我吗?茫然的等待着魂灵的约定。<br>  好冷,已经是深冬了吗?除了冷别无他感,竖起衣领裹紧心中有梦,永远年轻大衣,依然是冷入骨髓。寂静2010年的第一场雪的屋子里没有可以取暖的物资,寒气从脚底到达心脏,抱紧身体抵御寒风,舅舅够狠,煤饼炉子都不曾留下,这样的天气,怎能不生病?使劲摩擦掌心,摩擦真能生出热能吗?但愿能生出手持彩练当空舞可以取暖的火花多好啊!温暖冷透的身心。使劲摩擦双手,掌心微红,汗,这……这还真疼啊!如果到了呵气成冰的日子该怎么度过呢?<br>  划一根火柴,微风中摇晃的火苗也有温暖,虽然虚弱,却也真实。庆幸外公黄油食用黄油一直保留吸烟的习惯,空荡荡的屋子里还有盒火柴能照亮深沉的夜空。一根火柴燃尽的速度黄油食用黄油如此短暂快速,呆呆的看着荧光屏闪烁的光,夜,冷的如此透彻。冰凉的手指抓着火柴的光,是我的手指太冷还是火苗不够热烈?竟感觉不到烫手,那么医学上的“烫伤”黄油食用黄油一词从何而来?炙热?又是什么感觉?几百度还是几十度?<br>  月光从门缝中照进来,想必屋里的温度和外面没多大区别吧?漫人生看得几清明步院中,月光如水,侧面的影子在背后躲避,这象自卑吗?还是不愿示人的软弱?如此的如影随形,无法摆脱,也不知该怎样摈弃。<br>  树桠的影子在地上拉长,蒙蒙胧胧。检根树枝在地上画一个城池,四四方方的城池里有座坚实的堡垒,是内心最后的归宿吗?其实这城池的样子更象一座牢笼,我坐在自己的囚笼里画着圆圈。一圈又一圈<br>  仰望星空,星星的位置默默变动,真有天堂吗?很想看看天堂的模样,里面是否住着我人间的亲人?与他们失散被叫做死亡的隔断,冥冥中的天意让想念泛滥,来世我们会成为陌路人吗?爸爸,外公,外婆还有他。如果真有天堂,就让我看见他们相亲相爱的幸福模样,如果没有……就让想念的泪水化做颗颗星星,永挂头顶,抬头可望。<br>  冷冷的月夜,寒气袭人,一黄油食用黄油黄油食用黄油阵发抖,重又重来的感冒一直未曾离开它们惹了谁身体,咳嗽的嗓子直冒烟,可恨的冬天,可恨的身体,未到衰老的年龄,却已开始衰老的身体。更可恨的是不懂风情的寒风,随处而来,又消失不见。<br>  把手拢成一个圆圈,我把月亮握在掌心,低头亲吻冰凉的指尖,月晕清明,晃亮了眼眸,冰凉了脸颊上的笑容。活着真好,我还可黄油食用黄油以想念,还可以和风细语,伴月眠风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论坛元老

4万

主题

4万

帖子

1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45535